睡一夏

花式跳坑

『龙言』闹洞房(标题剧透一切系列)

2300+,一发完
于是我又来沙雕了

当时我在现场,在他俩床底下

——————————←_←——————————

1.

乐正龙牙突然对自己一直以来安稳的生活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违和感。

他看着扑进自己怀里的女孩,长长的黑发扬起的发丝扫过自己裸露在外的小臂,他压下心底的慢慢升起的怪异感,眼里带着甜蜜与眷恋。

“龙牙我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了。”

他抬手去摸女孩的发顶,手却明显习惯性地举到了女孩头顶约十厘米的位置,他僵了一下,把手放下去,女孩只感到如风一般轻柔并快速的触感。

不对。

龙牙低着头看着女孩的发顶想。

比起胸口感触到的炽热的呼吸,深埋在记忆力的颈侧的触感要更为熟悉。应该有人总喜欢在拥抱时将头埋进自己的颈侧,那一小块温热的皮肤感受过她的温度,她的泪水,甚至她尖尖的小虎牙轻轻划过带来的刺痒和舌尖舔过带来的湿润……

“龙牙!你在发什么呆啊!我们走吧~”

“嗯……啊!走吧,你不是想要喝奶茶吗,我们现在就去买好不好?”

龙牙牵起女孩的手,笑着说到。

女孩俏皮地笑了笑,

“好吧,今天给我买两杯我就原谅你。”

“你啊……你都不怕变胖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无比温柔的语气,只是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他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

我想买一杯薄荷茶……可是我并不喜欢喝啊?

2.

“所以她大概一米七……头发应该不长……”

龙牙拿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很可能还喜欢薄荷茶。”

突然耳边似乎传来几声铃铛的脆响,他抬头四处望望,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也并没有在意,继续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纸思考着。

这是谁呢?

他的内心开始渐渐焦灼,他觉得这个人一定占了他生命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可自己为什么会不记得她?

身边亲密的好友都被他问了个遍,换了的只有他们迷之默契的看神经病的眼神。

他深深得叹了一口气,把桌面上被涂画过的纸随手塞进抽屉,又看向桌面堆积的文件。一天后他还有和女孩的约会,那时候就直接提分手好了,反正当初不过是……当初……

是怎么认识的来着?

2.

工作中的时间过得飞快,与女孩的约会也如期而至。他们两个人在老地方——一个街心公园碰头,并肩走向附近的一个商场。

他们的约会总是这样一如既往的充实又单调,今天也许是女孩也感觉到了什么,往常总说个不停的她今天也格外沉默。

龙牙的心中又闪过那个影子,如他之前在心中描绘的,那个影子也逐渐清晰起来。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干净利落的短发。

她似乎不怎么健谈,沉默在两人相处时时常发生,但是丝毫不觉得尴尬,身边的空气仿佛都弥漫春的暖香,不时两人相视一笑便是姹紫嫣红。

再度突然响起的铃铛声和女孩突然挺住的步子将他从眼前虚幻的影子中骤然扯出,他转头看她,女孩的眼眶红着,似是对他无声的控诉。

他想去安慰,女孩却后退一步,空出两人间足够的距离。

晚霞大片地铺散在天际,映在女孩眼里,和眼眶周围红成一片,龙牙在女孩清澈眼瞳的中心。

“龙牙,分手吧。”

女孩的声音清甜,和他脑中那个温和清淡的声音有所不同……他强将自己从脑内的世界中拉出来,有些愧疚地望向女孩。

“我以为最后一次我能忍住,把最好的自己永远地留给你!”

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和决绝,喊出的嗓音都带着几分歇斯底里。

“但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到底透过我的眼里在看向谁?!”

3.

他把女孩单薄的身体最后一次轻轻地抱住,冷静下来的女孩再次拉开他们两人间的距离,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龙牙再次走回那个街心公园,坐在长椅上,用手撑住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在看谁呢?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谁……

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短发女孩支起了琴架,随意地弹唱起来,悠扬的旋律既陌生却也无比熟悉。内心猛得揪紧,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龙牙猛地起身,匆匆离开,经过那位弹唱的女孩时,将身上摸出来的钱都放进了她面前的琴盒。

他没看见,在他离开时,那个女孩一直望着他的背影,唇边的笑意一闪而过。

4.

他飞快来到公司,每离办公室走进一步,铃声就更响一些。门口保安向他打招呼的声音被他完全忽视,他一路快走,直到办公室门口,他期盼着却又步伐沉重的走向红木的办公桌。

拉开抽屉的过程中,过往他与她的种种,都像走马灯一般在脑内旋转播放,最终抽屉拉开,定格在抽屉中一张照片上白发女孩微笑着的脸。

耳边的铃声响成一片,龙牙颤抖地伸出手,抽屉里前些天被他写写画画的那张纸已经不见了,只有那张照片静静地摆放在那。

她是……她是!

“……言和……”

突然眼前一阵黑暗袭来,照片上她的笑脸在龙牙眼中渐远,直至消失在黑暗尽头。

5.

有微弱的亮光从四周传来,头部的紧缚感逐渐消失。

乐正绫麻利地从龙牙头上取下游戏头盔,洛天依在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摇一个沙锤。

“恭喜牙牙游戏通关,喜提老婆!”

嘴里还鼓囊囊地塞着苹果,恭喜得毫无诚意。

龙牙逐渐从面前的几个人的行为中慢慢想起了前因后果,不知多久前,他进房间的那一刻,就被人一下用游戏头盔给套了头,然后就是后来发生的一切。

刚才在游戏里发生的他还心有余悸,连忙四处张望,直到看到了坐着床上的和前面几个人一样笑得毫无形象的熟悉的脸,他的知觉才慢慢重新回到身体。

于是他站起来,狠狠挨个敲了前面这几个人的头,摩柯坐在一边捂着头一脸mmp,墨清弦和言和一起坐在床上,笑得优雅中带点腹黑。

乐正绫愤然反抗:“这是闹洞房的必要程序!你还打我,我抗议!”

洛天依依旧啃着苹果,握拳伸伸手以示支持。

“抗议无效,现在是少儿不宜时间,出门右转不送!”

乐正家大哥誓要在今天保住面子,态度十分强硬。

几个人听后暗自露出坏笑,表示理解以后出了卧室门,刚按身高决定了站位,面前的门就被猛的拉开。

面前的龙牙印堂发黑。

“不许偷听!现在立刻马上!各回各家!”

并在乐正绫偷笑出来之前立刻补充到,

“阿绫回爸妈家!”

最后几个人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纷纷离开。

6.

龙牙转头再进屋的时候,言和靠在床头笑着看他,身上还穿着雪白的婚纱。

他深深地把她映在眼底,好似要把她刻在心里,一步步走进她,将手撑在一侧吻向她时,另一只手抬起按在开关上,关了屋里的吊灯。

『朱一龙个人向古风混剪』罚酒饮得
—于狭仄心间明艳一瞥—
—竟似九霄琼林般清绝—

微博

B站

【视频剪辑】『洛基中心/锤基向』Hold Me Down

微博和B站老早(一两个星期前?)就发了,这边发一遍就当存个档

>B站:av26199575
>微博链接见评论

『龙言』失明预言少女人设续(片段)

前篇见评论
只有片段👌

………………………………………………

这场暴雨来得太急,黑云骤然压顶,昏暗得近乎黑夜,大雨倾盆而下,把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低气压和雨声的嘈杂之中。

而对言和来说,这一切却远得不真实。

她对未来的预知能力日益增强,取而代之的是她的“感觉”被逐渐从身体里剥离了出去。

与生俱来的能力令她失去视觉,但这本事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死物在她眼中是“轮廓”,活物因她的能力变成了“轨迹”,只有视觉上这微不足道的问题,她的生活并不会受什么影响。

但最近感觉的薄弱却令她越发难以忍受。

曾经喜爱的甜腻的小点心,现在不过是带着一点点甜味的软糯海绵;曾经沉迷的摇滚音乐,现在不过似有似无的单调鼓点;曾经贪恋的温暖怀抱,也变成一阵仅仅在肌肤上轻若无物的压力……

之前的坚强仿佛一瞬间在这个消失的拥抱中破碎,她颤抖着呼出一口支离破碎的浊气,她抓住面前人的手腕。
她努力控制着力道,因为她甚至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她有没有抓痛他。

“你抱紧我。”
“用力!抱紧我!”

『龙言』临江仙(王爷龙x剑客言)

清明节出去玩,提前一天发文。

婚后,主要是糖,可能不太好吃
历史没学好,背景就当架空吧[扶额]
全文2500,一发完

……………………………………………………

万点猩红将吐萼,嫣然回出凡尘。移来古寺种朱门。明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
细干柔条才数尺,千寻起自微因。绿云蔽日树输囷。成阴结子后,记取种花人。
——《临江仙·清明前一日种海棠》

绿云带着几个手脚麻利的丫鬟一起收拾好了祭拜用的东西,转身进屋,朝屋里正梳妆的女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是时候出发了。

那女人面目清秀,肤色白皙,算不上是顶好看的,但胜在一股出尘的气质上,长长的雪白发丝被一根桃木簪挽在脑后,鬓边几缕碎发带着一丝洒脱与恣意。她抬眼透过铜镜看着站在她身后的绿云,轻轻回道知道了,犹豫片刻还是拿起桌上一把长剑,佩在腰间,随后起身向外走去。

绿云连忙端正身体,给一旁候着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赶紧抖开手中拿着的披风,给她系上。随后出门,上了停在王府外的马车。

绿云坐在车夫身边,马车行过热闹的街市,又去往青山绿水间,路上不时有乞丐跪在路边,为了讨一口饭吃。此情此景不禁让她想到当年王妃是如何捡她回去,又赐了名姓,那日似乎也是清明,故而用一首清明的诗句来给她取名。

她转头看了看身后,王妃正坐在里面,想必现在正昏昏欲睡。她曾经行走江湖,江湖儿女最是潇洒,耐不住那些繁文缛节,想是也真的很爱王爷了,要不然怎么甘愿嫁来这。

他们的婚姻被人们津津乐道了很久,绿云那时还是个稚子,都似乎隐约听过茶馆里的人谈起那文武皆擅却寄情山水的闲散王爷是如何对江湖第一女剑客一见倾心,与随后追求再提亲的美事。

当年这名女剑客一袭白衣,行侠仗义,没人见过她的样貌,只道这许是个隐世高人,直到那王府高调称要迎娶这位白衣,再将八抬大轿停在闹市一隅,人们才知高人真是大隐隐于市。

绿云听好多人说起过那次迎亲,即便没能见到,仍生动地描绘在脑海里。那日的白衣第一次一身火红嫁衣被人们看到,几缕秀发如雪一般隐在霞帔与盖头之间,自她踏出门来,小王爷的眼就再未从她的身上移开,眼中的爱意几欲滴落。她似是心有所感,上轿前一刻她抬头直面向小王爷的方向,几步点地,轻巧地跃上小王爷骑着的白马,拉着他的手将缰绳一扬——

“绿云。”

“是,夫人有何吩咐?”

“这段路太颠簸了,之前你顾着礼数,现下着这荒郊野外的也没人,进来坐吧。”

“是,谢夫人。”

她向左坐了几分,绿云在右侧坐下,取来小包裹里的银盒,里面装着几粒小巧的话梅。
“刚渍好的,带来给夫人解乏。”

她拿了一粒丢进嘴里,舔了舔嘴角,后知后觉想起嘴上的胭脂都被自己舔掉了,懊恼地叹了口气。显得有几分少女的俏皮,也去了几分疲色。
“夫人昨日祭祀大典太累了,今日又要出远门。”

“穿那厚重的礼服站一上午比我练一天剑还累。”她下意识摸摸腰间的剑。
“今天,毕竟还是要去的,那时死在战场上的人好多都无亲无靠,若没有我们祭奠着,这世上便没人还记得他们了。”

“是。”

生在太平世里的人,哪记得这是怎么来的呢?

绿云见她已合了眼,便转过头去悄悄打量她。这可是当今一奇女子,才过花信之年,却做过无数女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当年他们大婚后不过两年,外邦来侵,安稳了太久,一时甚至找不到合适的领兵打仗的人,朝堂上闹了很久,最后把小王爷推了出来。

她想跟着去,小王爷应了后,温柔地给她喂了杯水,一个深吻下去,醒来便是三天后。

她醒来后二话不说起身收拾东西,跑死了两只马,赶在他们开战前到了驻军处。听闻他们想派死士先去刺杀敌方首领,她深夜书信一封似是赌气一般用箭钉在小王爷枕边,便提气几步轻功跑远了。

江湖第一女剑客比较不是浪得虚名,刺杀成功后她跑回营帐,小王爷高兴又无奈地揉乱她的发丝,转脸对几位将军说到,今夜亥时攻打敌营。

他们没想到,敌军后援会来得如此之快。一番苦战之后他们终于得胜,本已放下了心,却没想到这时身边一个士兵刀锋一转,将刀剑对向小王爷的胸腔,眼见要刺上,一袭染血的白衣闪过,两人一齐倒了下去。

小王爷似是不可置信地抱住了倒在身上的人,双目血红,旁边人七手八脚地扯布条给她止血,那小王爷却像魔怔了一般抱着自己妻子渐凉的身体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做什么。

待她再醒来又是三天后了,她的床边靠着一个人,梳洗干净了却怎么也掩不住那股颓唐气,眼下有着浓重的青黑,下巴上有淡青的胡茬,怎么也让人联想不到那个让国都万千少女迷得五迷三道的小王爷。

她抬手,戳了戳他的脸颊。他突然惊醒,险些跳起来,又看到她醒了,大惊大喜之下脸上表情狰狞。她噗地一声笑出来,声音因为太久没说话而有些嘶哑。
“想喝水。”

他连忙取来一旁的小碗倒了温水喂给她,喂完了握起她的手,他的掌心冰凉还有些颤抖,在她的温度下慢慢回暖。
“真好,你还在,真好。”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又把医生请进来看过没事了以后,小王爷出门走向院子深处。那的一间屋子里绑着那天在战场上的那个士兵,他吩咐卸了他四肢,让他活着等他亲自来审。

他们暂留的地方恰有朝中的刺史来此地查案,与小王爷也是忘年的好友,听说驻军在这,便来拜访,一进院子便听见隐隐的惨叫,突然又没了声音,偏院尽头的屋开了门,小王爷走了出来,取了一旁小厮捧上的湿手帕擦手,侧头还对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一抬头看见刺史来了,便重又挂着他慵懒地笑走过来。

“王爷怎么能亲手做这些事,下面的人都是饭桶吗?”

小王爷领着他往屋里走。
“诶,这不一样,这人伤了我家小姑娘。”

刺史会意,欠身点点头。
“王爷与王妃真是恩爱啊,至今没有娶偏房的想法?”

“这便不必了,有阿和就够了。”

有下人来报,道夫人伤口疼得厉害,小王爷惊得险些把茶杯碰翻,随口道句不送了,便连忙出了门。

马车停在了一座山下,山坡上立着一座巨大的墓碑,上面密密麻麻刻着许多战死士兵的名字,墓碑下零零散散地摆着一些东西,是附近百姓供来的。

不远处停着另一辆马车,许是主人听到了动静,扇柄将侧面的布帘挑开,看了一眼外面,里面的人便一步迈了出来。走到马车前面,等里面的人探出身子,便握住她的手。
“阿和,这一路辛苦了。”

她接着他手的力从马车上跳下来,和他拥在一起。
“龙牙,我累了。”

“那咱们快些拜完就回去?”

“不用,只是不想赶路了,今夜就宿在这吧。”

“马车里?”

“反正我不嫌弃,我知道你也不的。”

“好啊,都依你。”

绿云在马车里悄悄探出头来,想现在不是出来的好时候,便又缩了回去。

『王喻』此心安处

全文2000+,一发完,没有剧情,纯糖(且不好吃),ooc全是我的

………………………………………………

年轻的时候谈异地恋真的很蠢,仿佛总是有无限爱意和用不完的精力,可以一个冲动就买下一张火车票,用往返近六十个小时的时间去反复预习和描摹那才不到两天的见面。

但等到毕业以后的居住地真是个大问题,现在远隔千里的恋爱令人难忍思念,但两个人谁都将二十余年的习惯刻在骨子里,一下子令谁改变都是一件艰难的事。王杰希曾和喻文州讨论过这个问题,并没有达成任何统一意见,最后也只不过是将抱怨淹没在一个缠绵的吻里。

但终归还是要面对啊……王杰希摩挲着手里那张他拼尽手速抢到的火车票,难得用这样沧桑的心态想道。

在火车上颠簸了太久,不时方便面的味道传来刺激着他的胃袋,隐隐作呕。他只买了两盒橘子,作为今天在火车上的午餐。

窗外的景象已经从一望无际的平坦变成葱茏的高低起伏的绿色,手机的电量所剩无几,他就那么盯着窗外,偶尔仿佛能在窗上看到喻文州的倒影,他苦中作乐地想到,这样好像也不错。

他已经大概三个月零两天没有见到自己的恋人了,好不容易赶上一个五一假期,他一个愣神发现高铁票竟然都被抢光,他当即改了另一趟火车票,勉强抢到。

在广州下火车的一瞬间他都有些站不稳了,他背着双肩包走在人群里,咣当咣当的声音还荡在脑子里。

潮湿温热的空气都与B市的感觉截然不同,陌生的感受,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在这一切陌生的尽头,有一个无比熟悉的人。
“……喻文州?”

他加快了脚步,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想要跑起来无比艰难,他却想尽量,再快一点。

等他走到喻文州面前,看到他蹙着眉面露怒容,嘴角却有掩不住的笑意。王杰希服软地过去拉他的手,侧过来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是来接我的吗?我明明……”明明没告诉你我要来。

喻文州佯装生气得很不称职,连质问的语气都带着笑音。
“你厉害了,拐弯抹角问了我那么多都不告诉我你要来,万一这几天我突然有事怎么办,你不是白跑这么远。”

王杰希讨好地捏捏喻文州的手。
“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再说我问了黄少天的,他说之前你太忙了,这个假期要好好休息,哪也不去的。”

“少天敢这么通敌叛国,等我回去连着帮他打饭打一个星期的秋葵……”

“好好好,你说的对……”

温暖潮湿的空气中,喻文州带着淡淡柠檬的洗发水的味道隐隐飘过来,侧头就能看见喻文州微长鬓发下雪白的颈,带着南方人那种特有的温软。
王杰希突然觉得,来到G市生活或许也不会太难忍,只要别总是下雨,只要喻文州在他的身边。

喻文州是校学生会的会长,有能力性格又好,人缘绝对是一顶一的,即使他租住在学校外的房子,回去的路上还是能遇到不少熟人,和他打着招呼。喻文州就一路牵着王杰希的手,笑眯眯地挨个和人打过招呼,丝毫不在意别人眼里各种或惊讶或祝福的复杂情绪,带着些许得意,幼稚地带着男友招摇过市。

喻文州一进屋就把王杰希的包放到沙发上,给他取了双拖鞋。
“放假少天回家了,家里就咱们两个人。你就住这两天,不介意洗漱用品就直接用我的吧。”
他拉着王杰希躺倒在沙发上。
“唔……作为住宿费,这两天的饭菜就由你负责了。”
王杰希的厨艺确实是一绝,令人想念万分,导致现在喻文州看着他都忍不住咽着口水。

“知道了。”王杰希抬手把喻文州的头按进自己怀里。“你这么看着我会让我觉得你想吃掉我。”

怀里传来闷闷的笑声。
“杰西,也确实是啊。”

两个人许久不见,黏黏腻腻地打打闹闹,从客厅闹到床上,最后却败在两个人咕咕叫起来的肚子上。倘若有认识的人在这一定没眼看,这两个任谁单独拎出来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在同龄人中极为理智成熟的人了,现在幼稚得还不如小学生。

这是两个人相爱的第三个年头,喻文州大三,王杰希大四,自三年前一次夏令营的惊鸿一瞥,两个人从开始谈恋爱就远隔千山万水。如今王杰希面临毕业,首先需要做出选择。

离他更近一些的想法远不是近来才开始的,有时闲下来他也会在脑子里反复揣摩恋人的模样,和如果自己放弃如今的生活环境去往他的身边会怎么样,现在看着喻文州津津有味地吃着他做的菜,终于有机会开口。

他一边夹菜一边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文州,我快毕业了,等到时候找工作,我就来G市……”

他被喻文州的声音打断。
“杰西,我决定考研了。”

“嗯,你和我说过的。所以?”

“要考B市的X大,你可要保佑我一定要考上啊。”
喻文州依旧是笑着的模样,眼里确有闪着爱意的光芒。

“你……”

“嗯,老师也说x大的研挺好的,那个导师很出名来着。”

王杰希,放下筷子,撑着桌子吻向他的唇角,有虾饺的味道。
“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我很开心,特别是做出这个决定以后今天又听到杰西说想要来G市。”
能有一个能够交与未来的恋人,很高兴,也很幸运。

后来也在意料之中,王杰希毕业后工作稳定,喻文州如愿考研成功,两个人在学校与公司中间租了套房子,直奔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

至于每逢春节便两家轮着过年,大年初二再转移战场。

王杰希的虾饺和白斩鸡做的越来越好吃,喻文州还是喝不惯豆汁诡异的味道。赶上假期偶尔会有几个聚会,黄少天能够如愿站在王杰希面前怒斥他拐走自己发小,喻文州捧着饮料在一边看戏,偶尔出言安慰这只炸毛的发小顺便撒把狗粮。

再后来,两个人退休了以后又回到G市,偶尔也不服老地发挥余热,大部分时间都牵着手走在城市大大小小的角落。有一天突发奇想,便买了一辆房车去四处旅行。

他们也会有大大小小的争吵,最后都融化在一句最平常不过的对白里。

有时横跨千里又如何,既是心安处,何处不是家?

取快递回来的一路都兴奋爆炸!
呜呜呜他们真好!
表白桃花饼太太!!!

『恋与制作人』『白起』起风了

剪辑初尝试w
对野男人的一点小执念hhh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561547

『龙言』浮沉(下)

上篇戳我头像看
全篇共计约三千六百字
强行走剧情,尬,雷,慎点

浮沉(下)

雨水从房檐滴落,坠在塑料雨棚上,呯的一声。

言和挣扎着从梦魇中醒来,坐在床上大口地喘息,冷汗流过脸颊,顺着身体美好的线条隐没下去。

这是她回到这栋老旧的居民楼的第二天,这是她前二十年的栖居之地、藏身之所,她竟觉得陌生,美好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她竭力避免,终于也身不由己又心甘情愿地随之坠落下去。

突然想起的电话声打乱了她所有的思绪,来电人姓名让她沉沉呼出一口气,来任务了。

“目标人物是一个商界大佬家不成器的儿子,放着好好的家族企业不要,跑去当了个小医生。这家的继承人还有个女儿,但早年和家里起了矛盾分家了,他们家表亲想多分一杯羹只要弄死这个儿子就行了。”
传达任务的代理人一如既往的嘴里带着刺,轻描淡写间给一个人的生命预判为终。
“目标姓名为乐正龙牙,住址在旧巷八号一个挺显眼的小院子里,去了你肯定能找到……”

在那个名字出现的瞬间,言和脑子里嗡得一下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命运总在你以为事情已经不能更坏的时候,轻蔑一笑,放上那根稻草。

电话对面的人没有听到回应,又连忙唤了两声她的代号。
“你别再想一些有的没的了,你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听从命令,OK?”

随即是电话被挂断后长长的忙音,绞在心上令人无法呼吸。
近二十年如信仰一般印刻在心上的东西在这一刻剧烈动荡,从小收养并培养自己成为杀手的组织,虽然没给过自己太多温暖,虽然自己也有动摇,但自己也从未怀疑过它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但是,如果它要毁灭的是自己有生而来触碰的第一束光呢?

言和茫然地在原地站了很久,但她知道,那个裂缝已经刻下,自己已经动摇,崩塌不过是个不知早晚的结果罢了。

窗外的雨不算大,风却格外喧嚣,推着木窗狠狠砸在窗框上。
龙牙连忙从客厅跑到卧室,关上窗户。

自从言和走了以后,他几乎没有再关过窗户,为什么呢,她还能从窗户回来吗?
自嘲地笑笑,龙牙转身回到客厅。

茶几和客厅的地上都摆满了文件,那是今早他父亲派人送来的,他逃了那么久,终归逃不过家族的束缚,无论外人看来多么令人艳羡,对他而言仍是囚笼。

他父亲派来的人给他带话。
“前些年让你玩下去不过我身子还健朗,这几年越来越不好了,你也就别再外面乱混了,你也别想着换个地方躲我,你以为躲去哪我会找不到你?”

龙牙在地上面前拨弄出一块空地,直接坐下,半个身子靠在沙发上,干脆装死似的捂住脸,什么都不去想。

此时言和已经攀上了龙牙小院里的一棵矮树,远远地能隐隐看到客厅里倒着的人影。

今晚有除她外的另一个杀手来杀他,同时也是对她的监视,她将以对他的保护作为她叛逃的开始,从此开始她的逃亡生涯。

她不去想那枝栀子花,她只把这当作是他救和她的回礼。

那天晚上风雨交加,雷鸣阵阵掩盖了很多事。龙牙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有千头万绪却有找不到个原因。
第二天他看到门口的栀子花的花瓣都被风雨打掉了,胸口闷闷地疼着,他沉沉叹了口气,走向门口停着的黑色卡宴,司机一脸恭敬地站在车外接过他的行李。

后来他用一天晚上悄悄照下的言和的照片试着找过她,只传讯给了信得过的几个人,他怕给她带来什么麻烦,只是依然或者是理所当然的一无所获。

再后来的有一天,他的助理和他说请假回乡下老家探望她生病的奶奶,他突然心里一动,随口应到。
“正好我也想出去散散心了,到时候和你同路吧。”

他在助理惊讶的眼神中反应过来,感到自己这话也确实奇怪,抿了抿嘴终究也没有收回。

出发前一天收拾行李的时候他还在苦笑,自己这是中了什么邪了。

后来还是出发去了,村子在两座山间,弯弯绕绕开过盘山公路,山体太陡,开车开得龙牙一头汗。

助理倒是习惯了,笑着和他说小心,这路其实不难开,但也难免有人紧张果然开掉下去了。
还忍不住开玩笑,要是掉下去就快了,我就直接到家了。

村子里面路窄,车开不进去,只能下车步行。助理一个小姑娘,他也不忍心让她自己提行李,便帮忙提着,打算把人送到门口就走的。
可他走进村口的时候突然心跳加速,他仿佛有什么预感一般,经过一片稻田的时候往他的右边看过去。

那有一个女孩,坐在稻田边的石头上,皮肤白得不似村子里的普通女孩,带着宽大的草帽,看不清脸,只在侧面露出短短的银色的碎发,随着风轻轻地扫在她的颈项间。

一阵风吹过,把草帽掀了起来,她仰起头手忙脚乱地压住帽檐,露出了龙牙多少个日夜在心里默默描绘的那张脸。

龙牙在其他人或惊讶或奇怪的目光的注视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跑到在她面前撑着膝盖,大口穿着粗气,突然有些不敢抬头看她。

空气间沉默的几秒钟被无限拉成,突然被女孩的一声轻笑打断。
“噗,你好像熊猫啊。”


说在最后:
就是交代一些我有意表达但是笔力不够实在没表达出来的东西hh
最后言和是失忆了,她并没有认出龙牙,只是遵循心里的想法,作出了和之前一样的对龙牙的评价。

过几天发续【只是因为还没写完】,交代一下言和的遭遇,再说说这小两口以后的幸福生活。
(大概会变成篇美食文_(:зゝ∠)_)